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學美國“退群”,對日本傷害不小
陳鴻斌 2018-12-27

   在26日的例行記者會上,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宣布日本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這是在25日的日本內閣會議上做出的決定,實際上日本政府在20日就已確定了這一方針。日本將于2019年6月底正式退出該組織。

   在今年9月于巴西舉行的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上,以41票反對、27票贊成否決了日本提出的繼續進行“科研捕鯨”的要求,日本感到留在該組織內已無法兼顧“鯨的可持續利用與保護”,所以從那時起就已確定退出。今后日本將繼續在國際捕鯨委員會規定的方式所核定的范圍內,在其領海和專屬經濟區內捕鯨,而不再前往南半球和南極地區捕鯨。

   戰后日本一貫奉行所謂的“國際協調主義”,在絕大多數問題上均與國際社會的主流趨勢并行不悖。如今僅因本國的要求未被采納就效仿特朗普悍然“退群”,這一舉動顯然是非常罕見的,也將勢必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不滿。

   國際捕鯨委員會成立于1948年,目前擁有89個成員國,其目的是推動對鯨類資源的保護,其中美國、歐盟和澳大利亞等均反對捕鯨,只有一些加勒比島國和部分亞非國家支持捕鯨。1951年日本加入了該組織。1982年該組織宣布暫停對鯨類的捕撈,而日本當即對此提出異議,繼續我行我素地捕鯨。1986年日本收回對暫停捕鯨的異議,但隨即于1987年在南極海域以“科研”為名實施捕鯨。1988年在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下,日本不得不暫停捕鯨。2010年澳大利亞向國際法院狀告日本以“科研”為名的捕鯨屬違約行為,2014年國際法院下令日本停止捕鯨。但轉眼到2015年,日本又恢復了在南極海域的捕鯨。

   日本之所以“憤而退群”,是因為如今反對捕鯨的國家逐年增多,日本的訴求被采納的空間明顯縮小。對日本政府何以在這一時機選擇退出,連日本媒體也表示難以接受。尤其是2019年6月日本將成為G20的東道主,2020年還將舉辦東京奧運會,這一不合群舉動無疑將會對日本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在國際社會看來,一言不合就“退群”,那就與特朗普沒什么不同了。

   在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后,如果日本一意孤行堅持捕鯨,則勢必會在歐美和大洋洲引發強烈反彈,日本的國際形象也將受到嚴重傷害,抵制日本食品的呼聲很可能在全球范圍內進一步高漲。顯而易見,日本此舉的所失將遠大于所得。今后日本不僅無法在南極海域捕鯨,即便在其專屬經濟區內的捕鯨是否能為國際社會所認可,也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多年來,日本以“科研”為名大肆捕鯨,實際上就是為了滿足一些饕餮之徒的口腹之欲,甚至組織中小學生觀摩宰殺過程,其場面相當殘忍,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在上世紀60年代,日本的年均捕鯨量曾達20萬噸的驚人水平,如今雖已驟減至5000噸,但此舉畢竟對鯨類的生存是毀滅性的。

    日本今后還打算與支持捕鯨的國家另行成立一個相關的國際組織,與國際捕鯨委員會分庭抗禮。在這條錯誤的道路上日本準備走多遠,國際社會正密切關注。


文獻來源:文匯報,12月27日


西藏体彩网-首页 南阳市 | 卢龙县 | 合水县 | 佛坪县 | 汉沽区 | 东丰县 | 高州市 | 遂平县 | 沙洋县 | 北票市 | 勐海县 | 娱乐 | 丹凤县 | 廉江市 | 开阳县 | 池州市 | 泸州市 | 华容县 | 江山市 | 井陉县 | 永泰县 | 阿勒泰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