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非本院作者
季路德
“做好”與“說好” 抗疫對民間外交的啟發
季路德 2020-03-07

     疫情時期,人們聚焦國家、聚焦城市,從傳播學角度看,其實就是城市形象研究。從這個角度來思考,本次疫情,對民間外交是個很好的啟發

     一般情況下,某個地區/國家的管理者很重視本地的形象塑造和傳播,有一定的項目、機構、資金來做這件事。在疫情時刻,當大家忙于救災,忙于維持社會秩序、保障民眾生活時,這個任務其實更重要,更迫切!因為我們看到,在疫情重災區,由于某些官員的昏庸,由于對權力的濫用,平時在城市形象塑造方面的很多努力,可以說都白費勁了!

     我們可以這樣來提問:很多人并沒有去過武漢,為什么現在會對武漢這座城市產生各種不太好的印象呢?再進一步說,很多人沒有去過某個地方,他們憑什么對某個城市、某個國家有某種印象呢?

     一般來說,我們通過三條渠道,來認識某個城市、國家。一是“聽說”,即通過媒體報道、知情人介紹來了解;二是“來過”,比如探親、旅游、短期出差等,對某個地方有感性體會;三是“住下”,比如讀三年書,比如半年以上的工作,比如嫁過去了。這三種人群,“道聽途說”“走馬觀花”“身臨其境”,顯然,前面的人群比例最大,但是了解很膚淺,越往后,人數越少,但是了解越深刻。當某個地方發生大事,引起媒體廣泛關注時,第一類人群能夠得到很多信息,即使道聽途說,收到的信息數量大大增加,質量也很高。這個時候,實際上是城市/國家形象塑造的最好時機。

     就本次疫情來說,世界各國都在關注,中國究竟怎么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被暴露在全世界面前。我們體制的優勢與缺陷,我們民族文化中的精華與糟粕,我們日常行為的守序與反常,我們普通老百姓的樸實與平凡,我們媒體(官媒、自媒體)上的各種爭論,再具體一點,中共中央政治局為疫情開了幾次會決定了什么事項,湖北武漢如何換帥,全國各地確診數量的增減,等等,都被各國政治家、普通民眾所關注、觀察、思考。相當于全球在看這一場現場直播,全球的人們通過互聯網觀看、評價、思考中國的政治體制、經濟走向、文化、價值觀。

     因此,我們需要這樣的判斷:抗疫本身是不折不扣的民間外交,是我們向世界展示中國的關鍵時機!


     所謂民間外交,不涉及國與國利益的交換,不進行實質性的折沖樽俎。民間外交就是不同國家的老百姓相互溝通、相互了解。這樣,首先要有了解的“內容”,然后才是了解的“行為”。也就是說,民間外交效果如何,歸納起來,只取決于兩件事:你在講什么事?你準備怎么講?往往人們注重第二件事,“民間外交就是講故事”,從分工角度看,這沒有錯,從事民間外交具體工作的人,就是講故事的。但是如果本來沒有故事,或者只有壞的故事,你怎么講?

     因此,把事情做好,把做好的事情說好,這才是民間外交的全部。

     首先是把事情做好。

     中國在抗疫時,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合作,本身就是一種讓世界各國民眾了解中國的很好機會。按照世衛組織官員的說法,他們到中國后,組成考察組赴北京、廣東、四川、湖北武漢實地調研,同政府官員、應急團隊、資深科學家、一線臨床和公共衛生人員以及社區居民進行了充分討論和交流。考察組提出上千條問題,這些問題,有些是詢問,有時更像是質問,有時甚至是拷問。

     我想象,在世衛組織官員面前,可能有的中國官員、專家會臉紅,會尷尬、口塞。另一方面,站在世衛組織角度,他們覺得這才是真實的中國,盡管有缺陷,但是事實可信,人民可敬!因此,世衛組織官員表示“當這場疫情過去的時候,希望有機會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謝武漢人民。我知道在疫情過程中,中國人民奉獻了很多,也經歷了很多,武漢人民是砥礪前行的。”當全世界通過世衛組織官員了解這些情況時,很多人大致上也會同意這樣的結論!

     在上海,抗疫的故事很多比如,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的朋友告訴我,疫情發生后,在上海的外國友人以及海外友好組織及個人,用各種行為支持、鼓勵上海人抗疫。

     比如:最及時的問候是1月25日來自于新西蘭黑斯廷斯市“魅力中國-黑斯廷斯旅游年項目”負責人Kevin Watkins(←點擊可閱讀);

      最“資深”的問候是現年96歲的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親手書寫的“中國加油”“武漢加油”(←點擊可閱讀);

     最“芬芳”的問候是來自于多位上海市白玉蘭獎章獲得者的視頻祝福(←點擊可閱讀);

     最可愛的問候是來自于日本碧波會孩子們齊聲歌唱的《機器貓》(←點擊可閱讀);

     最“動聽”的問候是來自于前不久在滬演出的音樂劇《三魅影》的主創人員(←點擊可閱讀);

     最震撼的問候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齊聲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并一起吶喊:“我們愛中國!武漢加油!中國加油!人類加油!”(←點擊可閱讀);

     最“慷慨”的問候是卡塔爾航空集團派出5架飛機運送包括43萬只口罩和16萬瓶消毒液在內的共計91.9噸的防疫物資。(←點擊可閱讀)

    當然還有上海人直接參與抗疫,包括醫院派遣醫務人員馳援武漢,上海外商投資協會等市友協會員單位組織捐贈等等。朋友說,羅列了一下,有兩百多件呢!也就是說,如果組織一下,“疫情中的上海”這樣的故事,可以編一本內容豐富、感染力很強的書。

    其次是把做好的事講好。如何講好?第一個重要抓手是宣傳報道。

    首先要有足夠多的數量。“上海友協微信公眾號”自1月27日起至3月6日,新聞媒體宣傳報道共計589篇。其中,中央及上海主流媒體194篇,上海市友協323篇,傳統媒體44篇,新媒體542篇,單日最高發布量為32篇。

    其次是要樹立典型。如在得知日本感染新冠病毒人數驟升之后,市友協和上海歌舞團共同制作視頻回贈松山芭蕾舞團,應了那句“投我以木桃 報之以瓊瑤”(←點擊可閱讀)。無獨有偶,中國和卡塔爾民間交往頻繁,去年上海市領導帶隊造訪卡塔爾,期間與卡塔爾相關交流,促成卡塔爾航空集團為中國的抗疫斗爭續寫與上海民間的新交流,此次集團一聞訊便立即動用全球采購能力馳援中國,堪稱民間外交的新篇章,引起媒體高度關注,單日便有十余家主流媒體爭相報道。

    第二個重要抓手是拿來主義。借用西方人士的友華言辭來講好故事。如世衛組織專家組組長在新聞發布會說,“我們要認識到武漢人民所作出的貢獻,世界欠你們的,當疫情過去后,希望有機會代表世界感謝武漢人民。”這句評價遠比我們自己宣傳自己具有說服力。

    如何講故事,本來就是民間外交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已經有豐富的實踐經驗,這里不展開。結合本次疫情來說,我個人覺得有兩點啟發。

   一是要重視“事實(Fact)”,也要重視“觀點(Idea)”和“情感(Feeling)”。現在是網絡時代,很多事,一旦發生,很快就傳遍各地,因此,就“事實”而言,有時候不是溝通的主要問題。當我們向世界各國介紹中國情況時,我們要有觀點,有價值觀,贊揚什么,反對什么。這樣的溝通,是立體的,有血有肉的。事實上,外國人從來不會把我們的“故事”看作是冷冰冰的敘述,他們一定會從中感覺中國老百姓的立場和情感。比如,那種對外國的援助冷嘲熱諷,把武漢比作奧斯維辛,這里傳遞什么情感,什么效果,可想而知!

     二是要暢通溝通渠道,不能“我講的話,必須傳到四面八方;你講的話,不能傳出一絲一毫”。事實證明,越是社會動蕩時期,越是想堵住溝通渠道的,小道消息就越多,然后“造謠”“傳謠”“辟謠”,三部曲循環不已,越來越糟糕。到后來,公信力全無,再好的故事也沒有人相信了!

    本次疫情的發生和平息,必將在新中國的歷史上留下濃厚的一筆。疫情考驗了中國的社會結構、運行模式,也給我們方方面面帶來挑戰和機遇——疫情暴露了深層次的問題,提出了新的目標,組織發掘了新的發展資源。對民間外交來說,同樣如此。一方面,本次疫情已經成為國際性的事件,抗疫過程中的國際合作,為今后的民間外交開創了新的空間;另一方面,抗疫過程中的新實踐、新理念,將豐富今后的民間外交。相信上海的民間外交一定能抓住這個機遇,躍上新的臺階。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上海友協微信公眾號,3月7日


西藏体彩网-首页 静宁县 | 苏州市 | 赣州市 | 清新县 | 彰化县 | 清新县 | 报价 | 集安市 | 黄平县 | 津南区 | 东阿县 | 武川县 | 亚东县 | 东丰县 | 平泉县 | 庆元县 | 桦南县 | 铜山县 | 大安市 | 宜君县 | 绥宁县 | 囊谦县 |